您的位置:首页>武汉印象

一封信诉说陈潭秋的家国情怀

2021-04-14 武汉文明网 字号:摆][][闭  转发

按原貌复原的陈潭秋夫妇的卧室。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海冰 摄)

  在湖北省博物馆,珍藏着一封陈潭秋于1933年2月写给他叁哥、六哥的信。4月11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见到了这件珍贵遗札,这封钢笔书写的信共500余字,字里行间,既充满舔犊之情及对家人的牵挂,更饱含着陈潭秋投身革命、报国为民的大义,读来令人感动不已。

  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厅可移动革命文物认定专家组成员、省博物馆研究馆员李焱胜称,这件遗札是国家一级文物,由陈潭秋后人捐赠,落款“本澄”,正是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陈潭秋的别名。

陈潭秋遗札。 (省博物馆供图)

  武汉革命博物馆馆长高万娥介绍,陈潭秋作为武汉共产党早期组织的代表,和董必武出席了中共一大。回汉后,陈潭秋以在武昌高师附小教书为掩护,全面开展革命工作。徐全直为湖北女师高材生,在湖北教育界的新旧斗争中,同夏之栩等人起到领导作用。徐全直在陈潭秋领导下还大量参加妇女运动、工人运动工作,在长期革命斗争中,两人建立深厚友谊,1925年春在武汉结为革命伴侣。

  结婚后,夫妇俩为了革命工作,奔走于湖北武汉、江西、上海、天津、东北等地,正如信中所说“萍踪浪迹、行止不定”。由于萍踪不定,陈潭秋不仅未能在母亲床前尽孝,连老母亲去世前都未能见最后一眼,由于不便照顾孩子,便将第一、二个孩子送托外婆家抚养。信中说,“两个孩子都活泼可爱,直妹(指徐全直)本不舍离开他们,但又没有办法。”1932年,陈潭秋从哈尔滨监狱中被营救出来,不久任中共江苏省委秘书长。之后,党中央决定调陈潭秋夫妇到中央苏区工作,因为徐全直临产,夫妇俩商量好并征得组织同意,决定陈潭秋先走,徐全直生下孩子后再尽早出发。即将出世的孩子,他们也准备托人抚养。于是,陈潭秋写信求助于黄冈老家的叁哥、六哥,这便是信中所说,“不知六嫂添过孩子没有?如没有的话,是不是能接回去养?”

  令人心痛的是,徐全直4月将孩子生下后,6月即不幸被捕,在狱中虽受尽酷刑,仍坚持斗争,1934年2月被杀害于南京雨花台。有回忆文章称,传徐全直在伪法庭受审讯时,大义凛然,行刑之日,高呼“共产党万岁!”从容就义。

  徐全直牺牲后,陈潭秋继续为革命东奔西走,转战南北。1943年,陈潭秋与毛泽民等在新疆被军阀盛世才杀害,长眠于天山脚下。董必武在回忆陈潭秋时高度评价称,“潭秋一参加党就拼命干”,“潭秋同志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鞠躬尽瘁,战斗一生!”

  武昌都府堤20号——陈潭秋和徐全直曾经工作、战斗过的武昌高师附小,如今是中共五大会址纪念馆。这里开放的“陈潭秋在武汉”展览,陈列着陈潭秋夫妇结婚时用过的桌布,及陈潭秋用过的长衫、围巾、藤篓等遗物,还按原貌复原了陈潭秋夫妇的卧室。简陋的木板床、书架、报纸夹及桌凳、脸盆架,再现了陈潭秋夫妇的生活情景。在这里,陈潭经常与湖北早期党组织负责人董必武等一起商讨革命工作,召集党团骨干开展活动,使武昌高师附小一度成为湖北革命运动的指挥机关。

  武汉大学第一附属小学党支部书记杨萍介绍,陈潭秋和徐全直曾任教过的武昌高师附小,后演变为武大附小。该校师生在开展“学党史、知校史、传承红色基因、争做时代新人”活动中,被校史上一个个红色故事深深打动。以陈潭秋、徐全直夫妇为代表的革命先烈,为了党和国家的事业,不惜割舍骨肉、牺牲自己的感人事迹和奉献精神,更是让党员教师接受到深刻的思想洗礼。(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海冰 通讯员 刘翔 陶环金 景纯)

摆责任编辑:张星星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