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武汉印象

毛泽东两次为二七烈士纪念碑题写碑名

2021-04-08 武汉文明网 字号:摆][][闭  转发

  “二七”烈士用血肉之躯树起一座血染的丰碑,它像一座红色的灯塔,近百年来,照耀后来者前赴后继,砥砺前行。“二七”精神和血脉更是延续至今,代代相传,激励千万后来人……

4月4日,市民前往二七烈士纪念碑祭奠英烈。长江日报记者李永刚 摄

  毛泽东主席两次为武汉的“二七烈士纪念碑”题写碑名。一次是1956年,铁道部、湖北武汉决定在“二七”大罢工斗争最为惨烈的汉口江岸修建武汉二七纪念馆,毛泽东题写了“二七革命纪念碑”七个大字。之后的1958年,他又应湖北武汉有关方面的请求,再次题写了“二七烈士纪念碑”这一碑名。为同一座纪念碑两次题写碑名,对毛泽东来讲是绝无仅有。

  “两次为‘二七’大罢工题写纪念碑碑名,说明这场斗争在毛泽东的心目中十分重要。”武汉二七纪念馆馆长李云说。

武汉二七纪念馆展陈图。 长江日报记者余坦坦 翻拍

  1923年2月4日发生的“二七”大罢工,也叫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它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工人运动的第一个高潮推向了顶点。罢工虽然以失败告终,但它充分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坚定的革命性和坚强的战斗力,扩大了中国共产党在全国人民心目中,尤其是在全国工人阶级心目中的地位和影响。林祥谦等中共早期工运领袖和工运积极分子的壮烈牺牲,用生命和鲜血进一步唤醒了中国人民。血淋淋的事实使他们认识到:封建军阀和帝国主义一样都是“全国被压迫者的共同仇人”,必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与之斗争并加以驱除,否则人民的自由幸福和民族的独立解放就只能是被压迫者的一厢情愿。

  武汉,工运先驱之地

  时间倒回到1922年。

  这一年,反动封建势力余烬未灭,时常兴风作浪,各路军阀频繁你争我夺,帝国主义则挟船舰之坚枪炮之利,与他们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吸吮吾国之精髓盘剥吾民之脂膏,包括工人阶级在内的四万万中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一年,也是中国共产党成立的第二年。1921年7月召开的中共一大,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正式成立。“一大”通过的党纲确定党的奋斗目标是以无产阶级革命军队推翻资产阶级的政权,消灭资本家私有制,由劳动阶级重建国家,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直到阶级斗争结束,即直到消灭社会的阶级区分。“一大”通过的《关于当前实际工作的决议》,确定党成立后的中心任务是组织工会和教育工人,领导工人运动,并对党领导工人运动的任务、方针、政策和方法提出了规定要求。

  近代以来,救亡图存、拯民水火的政党迭出,但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前的任何一个政党,无论是同盟会还是后来的中国国民党,本质上都是资产阶级的政党,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为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努力和服务。只有中国共产党代表的是人民的利益,并将人民的利益,包括工人阶级的利益和农民阶级的利益作为党的根本利益,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从这个角度来审视,党成立之初即把中心任务放在领导工人运动上,放在为广大劳工争取福利、权利上。

  武汉作为中国近代工业的重要发源地,也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摇篮。汉阳铁厂、湖北织布局、湖北枪炮厂、京汉铁路等一大批近代工业企业的勃兴,为工人阶级的孕育和壮大提供了坚实的土壤。

  武汉尤其是共产主义思潮在中国最早的传播地之一,活跃着董必武、陈潭秋、李汉俊等一批共产主义运动的先哲与先驱。1920年10月他们组建的武汉共产主义小组,成为了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前在武汉的党组织。

  时代,注定了武汉必定成为中国工人运动的先驱之地。

  历史,将领导武汉工人阶级谋幸福求解放的使命交给了中国共产党人。

在武汉二七纪念馆,林祥谦长孙林耀武和施洋曾外孙女施红讲述英雄故事。长江日报记者周超 摄

  林祥谦:“头可断,工不可开!”

  时间定格在1923年2月7日。

  “二月七日,距罢工开始,已四昼夜。惟肖耀南方面屡次使其参谋长张厚生用罗网主要人物计,作种种诱骗,均被工会防绝,并提出调停谈判之先决条件十一条,率以对等负责之会议为标准。同时又闻冯沄渡江哀求肖以武力压迫罢工,肖、吴间的电报日必数起。至七号下午二时,有一警官来会说:‘奉肖督军命令,特来请求贵总工会派全权代表开会谈判,如得允许,张参谋长顷即可来贵会晤谈,并拟穿便衣来,以示诚意;条件六条,均可完全承认,惟请先将全权代表名单开示’。当时由总工会全权代表李震瀛、张濂先(光)二人接见。在军警包围中,因窥见来人态度猝变缓和,颇有非诚意的破绽,始终未以真姓名见告。后彼方又改方法应付,约总工会全权代表于当日五时半在会所相告候,参谋长准亲自来会,遂匆匆别去。至五点二十分顷,代表等正欲赴会中相候,半途枪声大作,于是流血惨剧开幕!盖他们乃用诱敌之计,以为时期已到,重要人物定皆在是,遂由该参谋长戎装指挥,率领全付(副)武装二营急驰而至,先将会所包围,开枪环击,计放枪在五排以外。当时有工友数百人在工会门前守候消息,躲避不及,又都赤手空拳,无从抵卫,当被乱枪和马刀击死者有曾玉良等叁十二人,残伤者二百余人。在工会前枪杀之后,兵士乃分途搜捕,有一家又被杀男女叁口,分会长之弟亦被惨杀,总会委员长之侄则被斩去其腿。于乱杀之顷,军队又大肆抢淫,计福建街一夜连洗叁次,工人家所有细小都被一扫精光。当时情形之惨暴,恐江水汉河亦为之呜咽不流!”

林祥谦蜡像。长江日报记者余坦坦 摄

  “当江岸分会被杀害的时候,有工友六十人被捕去,该分会正执行委员长林祥谦同志亦在内,缚于车站电杆上迫其下上工命令,林君严厉拒绝说:‘此事乃全路叁万人生死存亡所系,我分会非得总工会命令不能开工。头可断,工不可开!’如是问答者二次,张厚生即呼喝下令,在数十被捕工友面前,将其‘枭首示众’,悬首车站。如是至死不屈,从勇就义,纲纪谨严,非真为劳动者利益而奋斗者怎能如此!”

施洋蜡像。长江日报记者余坦坦 摄

  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1923年2月27日发表在《向导》周报第20期上的这篇文章,详细记述了“二七”惨案的经过。当晚,在武昌,共产党员、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和京汉铁路总工会法律顾问、“二七”大罢工主要领导人之一施洋也在吴佩孚、肖耀南的指令下被捕,2月15日被杀害。(长江日报)

[责任编辑:王 玉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