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武汉印象

武汉解放模式独一无二

2021-03-31 武汉文明网 字号:摆][][闭  转发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黄冈市团风渡江战役纪念馆青灰色外墙上,十个鲜红大字,至今激荡人心。

  纪念馆旁高耸的团风渡江战役纪念碑,铭刻着72年前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1949年5月中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在湖北团风至武穴100多公里的长江沿线,强渡长江,锋芒直指武汉叁镇。

  很快,由武汉人民接应,解放军分路进入武汉叁镇。

  “数十卡车隆隆前导,红绿彩纸,满空翩翩,令人恍以现实变梦境。”1949年5月17日出版的《大刚报》,这样报道解放军胜利进城。

  毛泽东亲笔起草电报,团风人民踊跃支前,武汉民众引领大军入城……72年前的一个个瞬间,无不印证和诠释着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百万雄师过大江能够气吞万里如虎,根本原因是我们党同人民一条心、军民团结如一人”。

  一起走进黄冈市团风县、武汉市江岸区,寻访武汉解放的故事。

1949年5月16日,解放军入城部队行进在汉口中山大道,市民争睹其风采。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资料照片

  武汉解放——

  子弟兵在市民引导中进城

  武汉解放的模式是独一无二的。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威势下,避免了大规模的城市攻坚战,没有进行和平谈判,人民子弟兵在武汉市民引导中进城。

  毛泽东曾多次亲自起草电报对武汉解放进行部署。在1949年4月28日的一封电报中,他提到,“四野(第四野战军——编者注)主力还要一个多月才能到达汉口附近,接收汉口的准备工作尚未做好……不要超越,以免刺激汉口敌军惊慌,撤走得太早。”

  战局发展如毛泽东所料。5月15日凌晨,国民党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张轸在金口宣布起义。当日下午,困守武汉的白崇禧弃城南逃。

  16日拂晓,按照中共武汉地下市委指示,湖北国立师范学院进步学生杨鹰来到江岸刘家庙,找到四野第四十军118师前线指挥所,汇报市内情况。

  当时,武汉地下党积极组织迎接人民解放军进城,组织全市警察上岗、消防队上街、工人学生组成自卫队、纠察队沿大街小巷巡逻,维护社会秩序。

  “武汉解放时电厂仍在发电,工厂、医院等都能维持正常运转,这是十分罕见的。”武汉地方志办公室方志编审处处长吴明堂说,反动派在解放军的军事压力下弃城而逃,原国统区的城市管理者纷纷脱离旧阵营,选择站在人民一边。这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

  16日7时,118师先遣部队悄悄进入汉口,迅速控制电厂水厂等要点。

  16日15时,师长邓岳率领118师正式进城,从岱家山经刘家庙往硚口方向进发,顺利进入汉口城区。此后,解放军进入汉阳、武昌。

  武汉叁镇拨云见日。

  “父母子女阖家出动,友朋相伴,成群结队,均以先睹解放军风采为荣。”《大刚报》如此描述解放军入城盛景。

  1949年5月25日,中共中央特电致贺武汉等城市解放。

  “武汉解放的前前后后,深刻诠释了党始终坚持和践行的初心使命,始终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深刻诠释了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回顾武汉解放历史,重走解放军进城路线,武汉科技大学“00后”大学生杨佳仪说,大学生必须将此融入骨血,亲身实践,做新时代的接班人。

 

1949年5月17日,第四野战军第十二兵团向军委报告进入武汉的情况。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汉口解放公园——

  西商跑马场变为市民乐园

  沿着1949年解放军进入汉口城区的足迹,我们从岱家山一路来到解放公园。

  解放公园,是武汉百年来的历史地标和文化地标。眼下,公园正举办花展,参观的市民流连忘返。武汉市江岸区委党校教师刘雅婷与“00后”大学生一路赏花,一路探寻解放公园的历史。

  20世纪上半叶,这里曾是“汉口西商跑马场”。

  武汉解放了!人民对新生活充满向往。人民政府决定,在跑马场原址建设“武汉市第一苗圃”,然后改建公园。

  1955年5月16日,在武汉解放六周年之际,解放公园建成并开放。

  “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走过来的武汉人民,亲历了从‘西商跑马场’到‘解放公园’的历史巨变,那种当家作主人的喜悦,即使在今天,我们仍可想见。”解放公园管理处副主任余晓岚说。

  如今,解放公园成为武汉人民的休闲好去处。

  2005年,解放公园开始改造设计。2006年9月,新妆亮相。人工湿地系统展示着生物多样性,成为彰显时代主题、张扬时尚元素的大舞台;“快乐文化广场”舞台,本地曲艺名家、文艺工作者和老百姓在此表演节目,其乐融融。

  “解放公园镌刻着时代印记,见证了武汉的百年激荡史。这次参观,如同站在历史与现实的交汇点,思绪万千。作为青年一代参加探访,让我们对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鱼水情深、血肉相连、不可分割的关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武汉理工大学“00后”大学生赵冰洁说。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解放军在群众支持下,登船渡江作战。 图片来源:湖北日报 资料照片

  汉浔间渡江战役——

  武汉解放的关键之举

  背依巍巍大别山,面临滔滔长江水,团风渡江战役纪念碑静静耸立。

  “武汉解放时基本保存完好,这是在渡江战役大背景下实现的。”吴明堂介绍说。

  团风渡江战役纪念馆紧邻纪念碑。走进纪念馆,解放军登船、人民支前的那些照片,瞬间把我们的思绪拉回到1949年5月。

  1949年5月11日,四野先遣部队15兵团156师466团奉令解放团风,并以团风为突破口强渡长江。13日23时24分战役打响,7小时激战后团风解放,466团43名官兵牺牲。

  团风县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朱武说,烈士中多数是“抗联”老战士,也有小战士,其中年龄最小的仅19岁。

  “19岁,我在干什么?”在烈士名单前,曲靖师范学院“00后”大学生邵丰逸在思索。

  5月15日,四野发起汉浔间渡江战役。吴明堂认为,此次渡江形成了对武汉南部白崇禧集团的包围,是武汉解放的关键之举。

  团风县文联主席赵林武介绍,为迎接四野先遣兵团及主力南下顺利渡江,团风人民作出了卓越贡献。早在1949年3月,原黄冈县委在团风成立了“支前委员会”,并在多地设“支前站”向前线输送物资,当地群众积极筹办军粮、船只、募集船工。

  团风解放后,黄冈县爱国民主政府紧急征调木船887只、小火轮7艘,船工2000余人,军粮440万斤,支援四野渡江作战,部分群众直接参与了渡江作战。

  “将士们在前方浴血奋战,老百姓在后方鼎力相助,我更深刻地理解了共产党为什么能获得胜利——因为她始终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党同人民一条心、军民团结如一人。”邵丰逸说。

  “我更加坚定了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坚定了做一个有责任、有担当青年的决心!”她说。

  初心传承 青春感言

  在团风的战斗中,有43名解放军战士奉献了自己的生命,他们勇于奉献、为国捐躯的革命精神,他们先国家后个人,为了国家的解放、民族的解放不畏艰险的精神,深深感动了我。

  这次踏访让我了解到,我们的军队走到哪里,我们的群众就支持到哪里,他们不仅筹备物资,还与战士肩并肩战斗。强大的群众基础,为我们党提供着巨大力量。

  在武汉解放的过程中,无数仁人志士为配合人民军队,到处奔走保护城市。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赢得人民的拥护,就是因为始终把人民放在心中,一切为了新中国,一切为了人民。

  ——武汉东湖学院“00后”大学生 刘思唯

  我在想,如果我身处那个时代,是否能像他们一样,为革命事业抛头颅、洒热血,是否有他们那样的智慧和勇气?

  答案是,必须有!

  百年征程波澜壮阔,百年初心历久弥新。

  我们的幸福生活,是无数革命先辈们付出所有换来的。

  过去我们无法经历,未来由我们创造!作为青年,我们要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当好革命精神的实践者和传承者。

  青年一代有青年一代的理想,大写的青春里应有大写的家国情怀!我们一定会将小我融入祖国的大我、人民的大我之中,与时代同步伐、共进步。

  ——湖北工程学院新技术学院“00后”大学生 吴浏颖

  (湖北日报 记者 张辉 见习记者 金凌云 通讯员 肖超 图片:记者 李溪 梅涛 史料支持:省委党史研究室 省档案馆)

 

摆责任编辑:蔡乐闭
关闭